你的位置:主页 > hg0088现金 >

再谦卑的骨头里也流淌着江河

2020-07-08 | 人围观

  郭军峰/文

  《北鸢》是青年作家葛亮献给祖父的一部长篇小说。起笔于民国商贾世家子弟卢文笙的成长,以卢家和冯家为主线,将风筝贯穿其中,记录了在那个风起云涌、动乱兴衰的民国年代,政客、军阀、文人、商人、伶人等各色人物在历史的长河里所经历的风风雨雨,既表现了作者对人世跌宕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悲凉,又有国难当前那些普通人所迸发的威武不屈贫贱不移的精神。

  在这部小说中,我们看到的是在风云诡谲的年代,日寇践踏、军阀角力,旧式传统家庭、传统文化的艰难挣扎与风雨飘零。故事中穿插的那一个个平凡如你我的普通人,如何在那个裹挟的时代里以一己之力进行着拼搏和抗争、如何慢慢觉醒与自我救赎、如何以自己的无畏诠释着生命的价值观,“再谦卑的骨头里也流淌着江河”:冯家二小姐典当家产,支持革命;名伶言秋凰大义锄奸毒死日本人和田润一;扎风筝的龙师傅只因“鱼渔俱授”之恩,一辈子遵守承诺一岁一只扎制风筝,至死不变;在土匪的暴虐面前,“人们不再发声”,昭德却“如闪电般冲出”的勇而无畏,等等。这些有血有肉的“小人物”就像放飞于城墙之上的纸鸢,虽然命运飘荡,但却坚守这内心的底线。他们生命固然短暂,但却是可歌可泣的,他们传承的是千百年来的善和仁、道与义。他们在寻求与超越自我中真正领悟了生命的意义,一如书中德昭拉响的那枚和土匪同归于尽的手雷,闪光了一片,由此点燃了读者心中的火把。

  商人重信,朋友重义,青年人热血爱国,本书自始至终将“善、仁、义”贯穿其中,而小说的结尾更是将这种精神升华了。卢家睦的学生姚永安遇到危难,卢文笙不惜破产援助,收养了自杀的姚永安和产后出血而死的秀芬的孩子,当文笙与仁桢抱着亡友的遗孤,“依偎着,在岸边踯躅而行”的时候,这恰又与自己本身在大街上被收养,形成宿命的对照。与其说这是信义持守、义薄云天的人格脾性,倒不如说这是泱泱中华五千年精神品质的传承。

  《北鸢》的叙事方式是不急不慢,不温不火的,期间穿插的人、事、物描写,寥寥数语,道尽了当时心境,如卢文笙在义父卢家睦生辰之日,拿着四声坊龙师傅做的虎头风筝悼念焚烧,“头被火炙得扭曲了一下,原本似猫的面目,一时间变得凶猛。然而,也只是瞬间,就被火焰吞噬了。”虎和猫的转换,更像一种隐喻吧,人就像风筝一样常常身不由己,在动荡的时代被牵制着,谁也逃不掉。“暮色中,他们望见了一只风筝,飘在对岸某建筑的上空,孤零零的。飞得并不稳,在肃杀的秋风里头,忽上忽下,有一个瞬间,几乎要跌落。他们屏息看着,看了许久,直到这只风筝远远飘起,越来越高,渐消弭于他们的视线。”作者在生出感喟与苍凉同时,也体悟到了安静淡定、谦恭自守的人生状态。

标签:
Top